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缘无限 > 第十六章 立派之基

第十六章 立派之基

目录

    在修行界中,顶级修炼功法的传承通常都十分神秘和严苛,有时就算是学会了功法的本人也没办法随便透露,因为那些功法本身就集成了无数神秘至极的灵魂禁制,用以保护自身和维护门派利益。修炼功法的过程就是这些禁制发挥作用的过程,修炼的水平越高,禁制的威力也就越强。

    一旦这些灵魂禁制判断出修炼者有泄漏门派机密,危害门派利益的倾向,立刻就会自动发挥作用,向修炼者的潜意识发出指令,阻止他继续在这个危险的方向上走下去。如果修炼者依然执迷不悟,执意要做出危害门派利益的事情,那么他必将遭受功法反噬,精神崩溃的可怕下场。

    功法反噬可不同于一般的走火入魔,一般的走火入魔还可以通过服用灵丹、慢慢修养等方式逐渐恢复,而功法反噬却是直接从根基上败坏一个修炼者的修炼前途,就算能够侥幸保住性命,一身修为却也要完全被废掉,即使从头再来,再次重修,也修不到多高的境界,终身成仙无望。

    这也是修炼界中修行者收徒很慎重,而徒弟对门派的忠诚度也很高的关键原因之一。如果背叛之后所能得到的利益远远比不上对其自身所造成的损失,自然也就没人没事找事地玩背叛了。这种现象,越是名门大派的核心弟子身上就表现得越明显,因为只有他们修炼的那些顶级功法才会集成如此众多的神秘禁制,一般的修炼者最多也就发个不背叛师门的誓言了事,却也不会如此麻烦。

    当然,麻烦归麻烦,这种保密方式的效果还是极其优异的,从修真界的历史来看,那几部顶级修炼功法还从来没有发生过机密外泄的事故,全都保护得好好的。

    除非能够拜入那几大门派,得其认可,加以传承,否则根本就没人能够窥视到那几部顶级修炼功法的核心机密,就算是使用搜魂术强行查看功法修炼者的识海也不行。因为那些功法自带的灵魂禁制一旦察觉到自身被非法读取,立刻就会启动自毁程序,连带着功法修炼者一同化为飞灰,根本不给外人施加手段的机会。

    作为七劫散仙,百草散人与魏长风绝对是各自门派的核心高层,自然修炼过回春谷和神火门秘传的顶级修真功法《回春心经》与《炎阳炽火诀》,肯定对其了解颇深,但就是因为顶级功法独特的传承方式,使得他们根本无法将之记录下来,流传在外。否则,陆言也不必苦心孤诣地去编纂《九品升仙诀》了,直接让他的弟子修炼这两部顶级功法就行,效果绝对好于他费尽心思才弄出来的上品功法。

    言归正传。本来,陆言即使顺利渡过天劫,成功晋级到大乘期,也无力完成一部上乘修真功法的编纂。毕竟,作为一个散修,他的基础实在太差了,无论是见识还是经验,又或者修炼感悟,都不足以支持他完成一部上乘修真功法的编纂。

    而值得庆幸的是,在一番险死还生的冒险之下,陆言不但抢到了价值无可计量的替身傀儡,也得到了两位高级散仙的储物戒指。虽然那其中并没有回春谷与神火门的顶级修真功法,但却有着二人数千年来收集的众多别派修真功法,以及二人门派中非核心的次要功法,更有着记录了二人近万年修行经验与成败教训的修行笔录作为参考。

    正是有了这番深厚的积累,再加上九劫散仙星云真人留下的仙级修炼功法与心得体会,陆言才能博采众家之长,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苦心孤诣地费尽心血精力,最终成功编创出完整的《九品升仙诀》。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普通散修与门派弟子之间的巨大差距,不说其他,光是修炼功法的差距就是一个巨大的鸿沟。陆言费尽心力、多番参考才编创出一部上乘修真功法,而门派弟子可能仅仅只是用来作为参考的次要功法就是一些上乘的货色,更不用说那些功法不全的散修了,那其中的差距绝对超乎一般人的想象。

    只不过,此时陆言成功编创出《九品升仙诀》,也算是弥补了他这一脉散修的遗憾,使得他的徒子徒孙们不必再苦苦挣扎于功法缺陷的困境,无需再在起步阶段就落后于人。而拥有一部完整的修真功法后,他也算是打下了开宗立派的基础,使得他这一脉修真者有了在广袤无边的修真界中占据一席之地的机会。

    听着陆言洋洋自得地讲述着当初创造功法时的经过,叶秋离也感同身受,与有荣焉,心中充斥着一种莫名的兴奋与感激。因此,刚一等到陆言说完,他立刻就高声恭贺道:“恭喜师尊创造出这部上乘修真功法,将来必定泽被无穷,流芳百世,就算开宗立派也不是什么难事!”

    也难怪叶秋离发自内心地高兴,有了这部《九品升仙诀》后,他将来的修炼过程就不需要像陆言一样冒那么多的风险了,完全可以按部就班地慢慢修炼到渡劫后期,然后借助九劫替身傀儡的帮助,顺利渡过天劫,成功晋级大乘期,接着便安心等待接引祥光的降临,一路顺风顺水地轻松飞升仙界。

    感受到陆言在故事中表达出来的那种对完整修炼功法刻骨铭心的渴望,他实在不敢想象自己也凭着残缺不全的修真功法开始修炼生涯后,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结局。他可没有信心同样复制陆言成功的道路。

    万幸的是,已达大乘期的陆言前后花费几百年时间,费尽无数心机之后,终于创造出了一部完整的上乘修真功法,让他不必再次走上那条荆棘遍布的艰辛道路。这不得不说是他的运气。

    “呵呵,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为师如此耗尽心血地创出《九品升仙诀》,最终还不是全便宜了你!反正为师都是要飞升仙界的人了,以后是不是开宗立派,也全在你自己一意以决,只要没忘了在门派祖师的牌位中加上为师的姓名就好。”听到叶秋离的道贺,陆言也没有谦虚,当即就眉开眼笑地接受了下来,言语之际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怡然自得。

    对于叶秋离说到的开宗立派,他自然是兴趣十足的,毕竟,开创一门传承不绝的修真基业,基本就是他们这类散修除了渡劫飞升外的另一个核心追求了。有称宗做祖,流芳百世的机会,恐怕任谁都不会轻易放弃。

    只可惜,他早早就晋级到了大乘期,此时全凭自身的压制才能堪堪抵挡住仙界的召唤,继续停留在人间界,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实现这一目标,也只能在做足准备后将这个重担交给叶秋离。

    至于为什么陆言的传人偏偏是叶秋离,那就只能用“缘份”二字来解释了。冥冥之中自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将原本毫不相干的两个人联系起来,使得他们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这样一个特殊的场合中,碰巧遇到了一起。叶秋离得以顺利拜陆言为师,既是叶秋离的机缘,也是陆言的机缘。

    关于这一点,从第一次见到叶秋离时,陆言就已经感觉到了,否则他怎么可能用那么好的态度来对待身为凡人的叶秋离。在流落地球的1000多年时间内,他也曾数次游历人间界,期间也遇到过形形**的人物,但是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像叶秋离这样给他独特的感觉,让他有传承基业的冲动。

    作为一个大乘期修真高手,陆言绝对相信自己的感觉,并且当即便将之付诸于行动。这也是他这样一位准仙人之所以对叶秋离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凡人如此亲眼有加的最主要原因。换一个人过来,可能早就被他挥手转移到其他地方了,根本就不给那人知道自己存在的机会。

    “哈哈,师尊但请放心,等到将来条件许可了,弟子必定竭尽全力建设出一个顶级大派,让师尊的美名万世传扬。”了解到陆言的殷切期望,叶秋离也没考虑凭借自己的能力究竟能不能实现,当即就拍着胸脯应诺了下来。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未来的事情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呵呵,你有此心就好,只不过也没必要强自为之,一切随缘,凡是要量力而行即可。修真界中顶级名门的位置为师是不敢想象的,像回春谷、神火门这类超级大派,哪个不是传承、发展了数百上千万年才有如今这番规模,你也不必太过放在心上。能够努力一下,建成一个二三流门派,为师便已经心满意足了。毕竟,这已经有着成功的先例存在。”听到叶秋离自信满满的保证,陆言着实十分欣慰,顿觉这个弟子确实收得不错。只不过,他还是出言提醒了几句,凡事量力而为,完全没必要与人攀比,只要自己觉得满意就好。

    “嗯,弟子听师尊的,师尊说怎样,那便怎样。”听到陆言的话,叶秋离也觉得自己的海口似乎有点过于夸大了,因此,在知道陆言自己的心理目标也就是二三流修真门派后,立刻就从善如流,改了口风。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作为一个对修真界一无所知的纯新人,他对于局势的判断显然没有陆言这个修真高手来得准确,多多遵循陆言的建议,显然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