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临高启明 > 第十二节 奴仆(二)

第十二节 奴仆(二)

目录

    第十二节 奴仆(二)()

    查点完毕,回到厅上,高青又把房屋家伙账送上。萧子山也不多看,直接收下了事。三个人围着桌子开始画草图。王洛宾学过制图,虽然手上只有笔记本和一支圆珠笔,画个建筑平面的草图还是手到擒来。

    “子山,你这人有够抠门,”王洛宾边画边说,“还在乎这点咸肉和米的?人家养活一家子不容易,直接给他们不就完了,还能提高忠诚度……”

    萧子山笑起来:“王工,这礼单上光大米就是四十石,按天启末年的米价就是四十两白银。”

    “那又怎么样,难道你想卖了米换白银?”

    “四十两白银,等于高青夫妻四年的工钱。我们现在一出手就是四十两,以后赏多少合适?”

    “给多了,以后他们的期望值也高了,是这个意思吗?”文德嗣说。

    “没错,文总。”萧子山点点头,“高家的确挺艰难,但眼下还过得去。而且他到底是个什么底细我们也不知道,不用急着做好人收买人心。”他压低了声音,“我断定高老爷绝对是对他有所嘱托的,要他注意我们的动静。”

    “对,很有可能。”

    “所以我们现在想争取他还有难度。他不了解我们,更怕我们耍什么坏心眼。况且他和我们只不过初次相见,即没功劳也没苦劳,一下赏给那么多东西,他会怎么想?肯定会立马去禀报高老爷。闹半天我们白给了东西,一样不落好。”

    “这话不假。不过要能把他拉过来是最好。”

    “恩惠是要给的,但是只能是小恩小惠,逐渐的让他感觉到我们的好处。时间久了,他自然就心向咱们了。而且他不是高老爷的心腹,拉拢起来会容易些。”

    “不是心腹?这宅子是高老爷救命用的地方,看守的人怎么会不是心腹。”

    “你没听他说吗?不到半个月前才给拨到这里来的。而且真正的心腹,高老爷不会送给我们。”

    “也许是故意说的。他的那些话说不定都是编造的呢?”

    “这也有可能。但是我观察了一下觉得不象。高青这个人一脸愁苦之色,神情木讷,眼神涣散,不是精明强干之人。”萧子山看了一眼外面,“退一步讲,高老爷对我们的态度无外乎是防范和利用,以利用为主。所以也不大可能在监视我们这方面拿出太多的本钱。”

    “那你打算怎么做?”

    “小恩惠还是要给点的,你们看这样安排怎么样……”

    正说着话,高家娘子来请示下晚饭怎么安排。萧子山看了下手表,发觉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晚饭就不用了,叫你们全家都过来。”

    “其实我倒挺想尝下大明的饭菜是啥滋味。”王洛宾一脸神往。

    “据说香料味很足……”

    说着话,这一家人都来了。高家娘子模样挺周正,只是又黑又瘦,低头不说话,看起来便是拙于口舌之人。再看一对儿女,男孩子相貌平平,眼神倒还未失去灵动的光彩。虽然做出一本正经的模样,却总在偷偷打量他们。女孩子却和这家人大不一样,皮肤比家人白皙的多,眼睛很大,鼻子小巧挺拔,身材比男孩还高,萧子山估计足有一米六以上,心里不禁暗暗疑惑。问道:

    “叫什么名字?”

    女孩子没想到会先问她话,吃惊的看了一眼萧子山,嚅嚅的说不出话来。

    “老爷问你话呢!”高青喊道,说着又打躬的禀道,“女孩子没见过世面,她没有大名……”

    “让她自己说嘛,你是她老子,替得了她一时,还替得了她一辈子。”

    “奴婢……嗯……叫高大姐……”

    萧子山差点没把嘴里的茶喷出来,王工和文总也都是一幅忍俊不住的样子。高大姐,这名字可真够气派的。这么一说,仔细看这女孩子倒有点杨紫琼细身长腿的样子。

    高家这几口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新主人们,想不出这个名字有什么好笑的。

    高青赔笑道:“让老爷们见笑了……乡下女孩子,没正经取过名……”

    “没什么没什么,”萧子山哈哈一笑,“即没有名字,就取一个好了。”他的恶趣味冒了出来:“就叫高露洁吧。”

    文德嗣:“我们的目标?”

    王洛宾:“没有蛀牙!”

    三人也顾不得形象,一起狂笑起来。

    高青一家人看到这三个人自从知道了女儿名字之后,一直疯疯癫癫的笑个不停,不由得害怕起来,只在一边赔笑。

    文德嗣想这丫头按现代人的标准来看是个美人胚子,不过明代人不喜欢这样的女人。可惜身材还是单薄了些,本钱有限,不知道好好调养能不能再改进改进。

    “这丫头多大了?”

    “回……回老爷的话,”高青的话都说不利索了,这个文老爷眼神飘忽,一个劲的在女儿身上打转,心道不妙,“十……十四了。”

    十四?倒是标准的小萝莉。可惜眼下正事很多,顾不得调教萝莉了。

    萧子山小时候练过几天书法,还没忘记繁体字怎么写,就找了张毛边的记账纸,大书:“高露洁”三字,算是起了名。

    “谢老爷赐名。”高青领着女儿磕头道谢。

    “起来起来,即是主仆,便是一家人了。不必多礼。”萧子山说,“你夫妻二人的月钱,还是按旧例。”

    “谢老爷。”高青放下心来,他原担心新主人会削减月钱。

    “你家累重,也不容易。这样,每月再给你全家半石米。省下你全家嚼谷开销。”

    “老爷仁厚!”高青感激涕零,差点没跪下。半石米足够全家吃一个月了。这位老爷一句话,等于就涨了他五钱银子。

    “这是二十两银子。我等出没海波,来往艰难。先预支你们一年的月钱。余下的,算作此处日常的维护开销,至于月米也可以自己去取。”萧子山顿了一下,“你可识字?”

    高青为难的一笑,他儿子却开口道:“小的识字。”

    “哦?”本来萧子山也没抱什么希望。

    “他打小不当差,总在外账房里厮混,算识得几个字。”高青忙来说明,说着瞪了儿子一眼,小声骂道:“你显摆个什么!”

    男孩认字不多,在现代只能算个半文盲,不过因为是和账房先生学的,所以还会点记账打算盘,在古代也算难能可贵了。

    问了名字,就叫高弟。萧子山想,这古代劳动人民的名字还是真是简单明了。

    “即识字又会记账,日后的这里的账目开销就归你记了。一笔一笔都要记得清楚,明白?每月也给你一钱的月钱。”

    “小的省得。”高青大喜,领着儿子又连连叩头。

    要他记账不在于钱,而是提醒这家人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他们的,免得时间久了有鹊占鸠巢的念头――起了这样的念头,做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普通人虽然看起来本分老实,但是在利益面前性情大变的人他见识的太多了。

    穿越者察看地形之后决定把第一进院落里的书房设为穿越点,便吩咐高青,第一进院落每三天打扫一次即可,平时不要入内。

    高青虽搞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主人的事情少问为妙这个道理是懂得的。他唯一感到奇怪的,文老爷明确的指定了这个了打扫的开始日期。

    天完全黑了以后,穿越者在新地点打开了虫洞,还好,对面的地点没有发生变动。液压拖车被拉了过来,把几个堆得高高的货板一个一个的拉了过去。

    第二天,高青起来的时候,第一进的院子里早已空无一人。他犹豫了一下,出了门,往高宅的后门走去。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