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将门嫡女一睁眼,腹黑皇子宠上天 > 第146章 来,杀了我

第146章 来,杀了我

目录

    “别害羞,展开说说。www.chamixs.com”朝华瞅着云凤鸾的脸色,就知道两人一定有事。



    瞬间觉得手和脚都不疼了,一脸八卦地看着云凤鸾。



    云凤鸾被朝华过于直白的眼神,盯得实在是受不了了,才哼哼唧唧地说了句,“见过。”



    这两个字一出,朝华的眼睛瞬间睁大了一圈,她一激动就想动,结果疼得额头冷汗直流。



    “华姐姐,你还是好好修养。”云凤鸾拿了一个帕子替朝华擦掉额头上的冷汗。



    “我给你说话儿,顾思危最不是个东西,还没大婚之前,你千万别让他欺负了去。”



    “天天看你的眼神跟一只饿狼一样,等我好了.......”朝华一直在床上喋喋不休。



    “等你好了怎么样?”顾思危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不只是朝华,连云凤鸾都吓了一跳。



    “你怎么又回来了。”云凤鸾怕顾思危再言语刻薄朝华,忙转移话题。



    “怎么回来,不还是不放心我呗,顾思危你这真是出息了,男女你都防。”



    说完她又看了眼云凤鸾,“走吧走吧,记得我的话,别傻乎乎地被他欺负了,我现在手脚不灵便。”



    顾思危没有说话,只抱臂看着朝华不断冷笑。



    云凤鸾瞬间觉得头大,“华姐姐,你好好休息,我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边说,边拽着顾思危朝外走去。



    “华姐姐受了这么重的伤,你都不能让着她一点?”



    屋外,云凤鸾的声音若隐若现地传了过来,朝华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睛里闪过一丝羡慕。



    半晌后她收回了视线,突然间就想起了燕山脚下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内心的酸胀难过突然间全部涌了出来。



    自己的手和脚,怕是以后再也不会像之前那般活动自如了。



    朝华深深吸了一口气,把头埋进了枕畔,片刻枕畔晕湿了一片。



    “我让她什么?鸾儿,如果我们都小心翼翼地对待她,把她当成一个伤患对待,才是真正伤害她。”



    两人走在菩提台内,顾思危淡淡地说道。



    “主子,底下的那些珍宝全部都拿了出来,我已派人按照您的吩咐全部送回了皇宫。”十合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两人的身边。



    “你是向用这个为借口,好让同顺帝同意你审萧魄?”十合话一出口,云凤鸾就明白了顾思危的意思。



    顾思危朝云凤鸾点了点头,然后看了十合一眼,“皇宫那边近日有什么消息?”



    “据说丽妃陷害万贵妃不成,反而被万贵妃拿住了,我们的人传来消息,四皇子如今和宫内的公公们无异,子嗣上是再无可能,但这个消息被万贵妃和四皇子府死死的瞒了下来,连太医院都一致口径,说四皇子无碍。”



    顾思危点了点头,“萧魄可还老实?”



    “九开招呼他一顿后,确实老实了不少,可却始终不开口,只说要见主子,若是主子不见他,则后悔一辈子!”



    顾思危突然停下脚步,接着回头看了十合一眼。



    十合的头垂的极低,丝毫不敢抬眼去看顾思危。



    “带路。”顾思危看了一眼天色,拉着云凤鸾的手,大步地朝关押萧魄的地方走去。



    还没有见到萧魄,云凤鸾就闻到了极重的血腥气息。



    菩提台并没有关押犯人的地方,这是一间临时腾出来的屋子。



    萧魄被吊在屋子正中间,在门开的那一瞬间,睁开了一直紧闭的双眼。



    “顾思危,你终于来了。”萧魄的话里充满了笃定的语气,似乎觉得顾思危肯定会来。



    但随机他看到顾思危身后的云凤鸾,神情一瞬间变得十分古怪,“凤鸾,你怎么也来了,你穿过我亲手所制的嫁衣,就已经是我的人了。”



    “凤鸾,一女不侍二夫的到道理,你不会不懂。你,”萧魄话还没说完,脸就被顾思危打偏了过去。



    “你这种怪物,还敢肖想我们未来主母。”九开冷笑一声,随即恭敬地转身看向顾思危和云凤鸾。



    “未来主母,用不用我割了这人的舌头,嘴巴太贱了。”



    九开也是个嘴毒的,一点都没饶人的意思。



    “萧魄,你以为此刻你还有同我谈条件的权利,你这条命,我想要随时都会拿去,所以我劝你还是夹着尾巴做人。”顾思危看向他。



    可萧魄却没有看他,而是眼神一直盯着云凤鸾。



    “顾思危,是个男人就单独和我谈。”



    “你想耍什么花样?”云凤鸾冷冷道。



    萧魄不说话,而是眼神一直看着云凤鸾。



    “鸾儿,你去太妃那里等我。”顾思危给了云凤鸾一个放心的眼神。



    屋内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顾思危挥剑斩断了吊着萧魄手的绳子。



    萧魄一下子从高空处,掉在了地上,他如同一滩烂泥,可他自己却丝毫不觉得。



    他看向顾思危用十分笃定的语气开口,“顾思危,你得意不了多久,你和凤鸾这辈子都没可能。”



    “你做了什么?”顾思危伸手掐住了萧魄的脖子,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没做什么,只是喂了凤鸾一点东西而已,宋铖是她的人吧?连宋铖都没察觉,可想而知,这个东西是无解的。”



    “你究竟让鸾儿吃了什么?”顾思危的手一寸一寸收紧。



    “咳咳,咳!”萧魄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你不说,我就命人一天割掉你一片肉,打断你的一根骨头,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硬气!”



    顾思危强忍住要掐死萧魄的冲动,弄死一个萧魄简单!



    但他不敢拿鸾儿去堵。



    “只是一味秘药罢了,知道吗?那颗秘药是我废了好大的劲才弄来的,吃了那药也没什么。”



    “等你们二人彼此最情浓的那一刻,凤鸾就会忘了你!”



    “顾思危你自诩聪明,我很想知道,这一局你要怎么解?”萧魄已经疯了。



    他无惧脖子上的力道,“而且凤鸾还会受到秘药反噬,爆体而亡!”



    “怎么样?看着心爱的人忘了你,然后爆体而亡,是不是很刺激。”



    萧魄的脖子逼近顾思危,“来,杀了我,杀了我等凤鸾死的那一天,我就能永远和她在一起了。杀了我来。”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