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穿成七零年代逃家小媳妇 > 11、第 11 章

11、第 11 章

目录

    对于旅长的话,霍啸除了不解,更多的是不自在。

    他轻咳了声道:“我先跟您汇报任务?”

    提到这个,魏旅长又笑起来:“任务大致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过程虽艰难困苦了些,但总算是将那帮吃里扒外的瘪三全揪了出来...汇报暂时不用,回头你写个详细的报告交上来,眼下还是先给你媳妇儿打电话报平安要紧。”

    本来是挺急的,但这会儿被领导的话说的有些糊涂,霍啸便先压下焦急,略有些烫嘴般问:“我...媳妇儿...咳咳...您这话什么意思?”

    魏涛招呼人坐下,又给亲自泡了杯茶,然后才细说了详情。

    未了还感慨道:“小蔺是个好同志,我瞧着人很稀罕你,等新单位认命下来就申请随军吧,两口子嘛,长期分开到底不好。”

    霍啸双手放在膝上,坐姿笔直的听完领导的解释。

    坦白说,他很惊讶。

    毕竟旁人不清楚,自己却是明白的,他与蔺葶连面都没见过,欢喜什么的不大可能,最多觉得彼此适合结婚罢了。

    当然,不管怎么说,对于新婚妻子,霍啸心里头是感激且亏欠的。

    不过这些他都不打算跟领导说明,所以沉默几息后,又打听起母亲跟龙凤胎的现状。

    待听到母亲病了几个月,最近才有所好转时,霍啸再也坐不住,急急拿了电话...

    =

    蔺家所在的大队与向阳大队相邻。

    村里人大多都姓李,老早村名就叫李家店。

    后来随着政策的变化,又改成了幸福大队。

    不过两个大队虽相邻,距离却不是特别近。

    跟着父母一路走来,零下二十几度的天气,蔺葶藏在皮帽子下面的脑门硬是累出了汗。

    主要不适应路滑,走起来就格外费劲。

    反倒是做惯了农活的蔺胜利与李桃红两口子,全然没把这点距离看在眼里。

    只是见到闺女呼吸都急促起来,李桃红还是有些后悔道:“早知道就叫你爹借大队里的马车了。”

    大队里的马跟牛可都是集体财产,哪有那么好借,蔺葶摆手:“没事,多走走对身体好,还暖和,这不是快到了嘛...妈,前头是我二哥不?”

    李桃红眯眼瞧去:“还真是。”

    蔺伟是全家唯一一个有正式工作的,在县供销社做采购员。

    当年他高中毕业时,正巧赶上好几个单位招工。

    那会儿供销社招的工种是最差的,仓库搬运,还是临时工。

    刚出校园的学生,多少带了些读书人的清高,觉得这种工资低,关键还是临时工的体力活,没有做办公室的体面,全都竞争厂里零星岗位的会计或者宣传干事去了。

    唯有蔺伟留下来,与少数几位同学选了供销社搬运工。

    很多人不解他的选择,毕竟他学习好,形象佳,嘴皮子更是能说会道,进厂当宣传干事可谓十拿九稳。

    只有蔺伟自己清楚,他的目标一直都是油水最多的供销社采购员,搬运工不过是跳板。

    果然,不到半年的时间,他就被经理破格提了上去。

    采购员的工作需要经常在各地出差,最近一直滞留在家里,也是为了妹妹。

    这会儿蔺伟也瞧见了父母他们,几个跨步就迎了上来。

    先是点了点妹妹的脑袋,将人戳的踉跄了下,才弯了弯眼将手里铲雪的铁锨递给父亲:“爸,您跟妈先回去,我跟葶葶聊聊。”

    是该聊聊,李桃红之所以从始至终都没问闺女卷钱离家那事,也是想着让老二开口,毕竟他跟葶葶最要好。

    所以听了这话,她只留了句:“早点回来,该吃中饭了。”

    蔺伟点头,待父母身影远去,才领着人走到避风处,凉凉开口:“你自己说?还是我问?”

    蔺葶...

    早有心里准备的蔺葶抿了抿唇:“本来是打算去西藏的。”

    为了霍啸千里奔波只能骗骗不熟悉原身性子的,对于看着她长大的家人却没用,半真半假反而好过关。

    “果然...”蔺伟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升起的火气:“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

    蔺葶戳了戳路边推到腰高的雪堆:“火车上遇到个在藏区当过兵的战士,他讲了很多那边的环境,我觉得自己应该没命走到西藏,到了沪市就后悔了。”

    蔺伟接下她后面的话:“然后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拿了妹夫做篓子?”

    蔺葶也很冤,但她又没法喊冤,干脆扭过头不吱声。

    但这已经足够蔺伟得出结论,他气的牙根痒痒:“死丫头是没见过男人?不就是个败类?值得你抛弃家人?回头哥给你介绍一个排的,叫他们立正站成一队给你挑选!”

    蔺葶习惯跟哥哥贫嘴,下意识道:“立正倒是不用,稍息就成。”

    蔺伟一噎,然后直接上手揪耳朵:“我看你是皮痒了...”

    蔺葶...o(╥﹏╥)o

    =

    蔺葶足足被训斥了半个多小时。

    耳朵跟脸颊也被扯的通红。

    还是来喊开饭的母亲拯救了她。

    蔺家今天准备了满满一桌子菜,差不多赶上过年了。

    除了嫁到隔壁镇,因为孕后期,完全不知妹妹离家这事的蔺葙外,一家人算的上整整齐齐。

    蔺葶端着嫂子特地给熬的鸡汤,喝了一大口后,郁闷憋屈的心情瞬间就被鲜香的鸡汤给治愈了。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食品质量是真的好,就连玉米烙的饼都有股鲜甜味儿。

    她闷头喝了一大碗,才朝着嫂子弯了弯眼:“大嫂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闻言,坐在丈夫身旁的何芸讶异瞧过来。

    她是京市来的知青,不过在娘家不得宠,所以不介意落根在乡下。

    但小姑子一直不怎么看得上自己,哪怕她生了个孩子,态度也寻常。

    倒不会说什么不好听的,就是不怎么搭理。

    如今不止说话好听了不少,方才还给她一罐洗发膏,又给闺女圆圆带了快红格子呢料,何芸觉得都有些不认识小姑子了,不过心里再是嘀咕,她面上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笑说:“喜欢就多吃点。”

    说着还拿起汤勺,将汤盆里的鸡血捞给对方,她记得小姑子最喜欢这个。

    蔺葶口味与原生差不多,的确很喜欢,又说了声:“谢谢嫂子。”便转头看向父亲:“爸,我在霍啸部队那会儿,家属院嫂子们都挺照顾我,之前在沪市给选了几样礼物打算寄给她们,我想着再弄些山货一起寄过去。”

    蔺胜利点头:“是这个理,要什么跟爹说。”

    “蓉城那边也靠山,不缺山货,回头我给你准备些其他的。”说话间,蔺伟也给自己舀了一勺鸡汤,然后将勺子里面的鸡胗夹到了妹妹碗里。

    鸡胗不大,下锅时分了四小块。

    蔺伟一汤勺捞上来三块,除了妹妹外,另两块给了大嫂跟小侄女。

    见弟弟瞧过来,他顿了顿,又将汤盆里仅剩的一块捞出来给他。

    然后在对方见鬼的眼神中,斜了一眼:“不吃?”

    蔺小弟龇牙...傻子才不吃。

    =

    饭后。

    父母与大哥大嫂全都午休去了。

    蔺葶吃撑着了,躺着不舒服,干脆陪着5岁的小侄女玩嘎啦哈。

    小弟蔺宏高中还有明年半学期,今个儿是星期天才正巧在家。

    不过下午就得出发去学校,这会儿人去了村书记家约小伙伴一起去县城。

    至于二哥蔺伟,正斜靠在炕上看书,晚点也会与小弟他们回县供销社。

    不过见妹妹玩嘎啦哈居然还玩不过五岁的侄女,也不摆斯文样了,捂着肚子笑的不行。

    气的蔺葶踹了他好几脚。

    “行了,行了,脾气还是这么大,你那是铁脚吗?疼死我了,跟你说个正经事儿。”

    蔺葶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

    蔺伟也不恼:“真是正经事儿。”

    蔺葶头也不回:“说!”

    蔺伟:“你后面有什么打算?”

    没想到真有正经事,蔺葶转回脑袋,老实道:“想办法找工作吧。”

    蔺伟也不意外:“想找什么样的?”

    老本行做老师就挺好,但...“还有的挑?”

    蔺伟摸了摸下巴:“估计没有。”

    蔺葶又想翻白眼了,觉得他在说废话。

    “我听说公社最近在找广播员,我记得你普通话挺不错的,要不去试试?”

    “那样的好工作能轮到我?”

    “以前或许不行,但现在可不好说,王书记因为你跟妹夫得了不少好处,所以只要你去试,基本十拿九稳,且有胡部长在后头瞧着,没人敢抢军人遗孀的工作。”

    闻言,蔺葶面上的笑容落了下来。

    见状,蔺伟挑眉:“怎么?觉得不是凭真本事拿到的?”

    蔺葶摇头,清高也是要本钱的,这次在沪市,她一气儿买了不少东西,存款告急,这种时候还讲什么气节。

    只是...多少有些介怀罢了。

    若原身之前找工作也能顺利的话,或许就没有后面那么些糟心事了。

    算了...已经发生的事情再唏嘘也无济于事,日子总得过下去,所以她道:“回头我就去公社看看。”

    蔺伟还以为要费一番口舌劝说,没想到她自己就想通了,刚要夸奖几句,大门就被人“碰!”一声推开。

    蔺小弟呼哧带喘的扶着门框:“二姐!公社...公社来人了,说...说二姐夫没死!
目录 书签
我在贵族学院当白月光的那些年 花千变免费阅读 【快穿】被病娇小狼狗们盯上了怎么破 养成系修罗场起点中文网 文学宝库 感悟文学 极致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花 【快穿】黑化男配的粘人精 修仙:活得越久,天赋越好!小胡歌 洛九针最新章节 巨浪阁 1980我的文艺时代最新章节 儒学书屋 返回顶部